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资本大鳄14年刑满“归来”!狱中怒怼二姐、妻子

2020-06-09 00:0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昨日晚间,茂化实华(000637)公告称,实控人刘军6月6日已从广西南宁监狱刑满释放。

  刘军一度希望快点出狱,去年他授权罗一鸣,一个重点诉求是希望罗一鸣让他快点出狱。不过最终,他应该是坐满了他的刑期。

  2006年7月,这位资本大鳄突然遭有关部门带走调查,随后被指控涉嫌行贿等多项罪名,判入狱服刑14年。

  他去年认为自己可以在2019年11月6日出狱,希望罗一鸣能让他赶紧出去。

  罗一鸣

  罗一鸣是因为茂化实华的公告,突然一下走入资本市场的,此前这个名字是资本市场上的陌生人。

  去年5月,罗一鸣拿着刘军的全权委托书,欲罢免茂化实华董事长范洪岩,据称其罢免理由是范洪岩无法代表股东利益。按这一纸委托协议,泰跃系的大权从妻子范洪岩之手转交到罗一鸣手中。刘军去年5月9日还签署《撤销授权委托书》决定,撤销范洪岩派至茂名实华代为行使其全部权利。

  根据罗一鸣的说法,刘军在狱中第一次通过律师与其取得联系,是由于范洪岩多次到狱中闹事与投诉,在刘军无法正常与外界取得联系、无任何生活费来源的情况下,得知相关情况后,经过律师的帮助,刘军得于恢复与外界的联系。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当时询问范洪岩未获回应。有接近刘军一方的人士称,当时刘军对范洪岩丧失信任,一度怀疑范到狱中举报刘军,要让刘军不能出狱,双方交恶。

  为罢免范洪岩,刘军一方提交给茂化实华的文件显示,2017年3月2日,刘军将其在神州永丰、东方永兴的股东权 利及在北京泰跃、茂化实华的全部权利授权原受委托人范洪岩代为行使,但范洪岩接受委托后,屡次违背委托人的意思和指示, 经委托人多次要求而未改正,严重损害委托人及委托人控制的上 述公司的合法权利,且在委托人要求后仍拒不交出北京泰跃的公章和营业执照等证照。委托人现决定,自即日起,撤销对原受委 托人范供岩的上述所有授权及其他相关授权,并已将委托人在上述公司的所有权利授予罗一鸣女士行使。

  当时范洪岩一方掌控了董事会,范和刘军的儿子刘灿,以及范的亲戚杨晓慧都是董事。

  刘军要求罗一鸣采取任何可能的措施完成北京泰跃和茂化实华的工商变更。

  不过,当年8月,罗一鸣通过对神州永丰、东方永兴两家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取代了他对两家公司的控股地位。罗一鸣分别向神州永丰和东方永兴增加注册资本7000万元,持股比例均为58.33%,超过了刘军成为两家公司第一大股东。此次增资后来也通过了工商变更。

  罗一鸣向茂化实华董事会发函,要求以实控人身份重新改组董事会。范洪岩等抵制,认为罗一鸣权益变动文件存在重大瑕疵及程序问题,未认可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更。

  反击

  刘军的态度大变。因为这个变化是将公司从范洪岩一方,交到了罗一鸣一方,以前刘军还可以以实控人的身份来遥控,现在甚至连实控人身份也要失去。

  罗一鸣为何获得在狱中的刘军信任?她和刘军是什么关系,刘军为何会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她?当时记者询问罗一鸣她并没解释。

  不过后来上市公司披露,罗一鸣和刘军曾是男女朋友,双方育有两名非婚生子女,说明双方很久前有来往,而且来往时间并不短,在危难时刻,她又被刘军想起来,并赋予重任。

  联合妻子

  得知公司要被罗一鸣控制,刘军采取的方式,是联合妻子,从前女朋友手中把公司夺回来。

  刘军撤回了对罗一鸣的授权。茂化实华披露了刘军《关于解除和撤销相关委托合同和授权委托书的通知》。刘军表示:“本人对您(罗一鸣)的相关授权委托,是委托您在我服刑期间,受托管理我控制的相关企业,但您利用我对您的表决权委托,在没有征求我本人意见的前提下作出神州永丰和东方永兴对您自己定向增资的增资决议,同时,在没有征询我及神州永兴和东方永兴的另外一个股东刘汉元(我过世的父亲)的法定继承人是否行使优先认缴权的前提下,自行决定以1元1份出资额作价且并不在现时实缴任何资本,就成为了神州永丰和东方永兴的‘第一大股东’,从而认定您自己为北京泰跃和茂化实华的‘实际控制人’。”

  去年11月7日和8日,刘军委托范洪岩向北京市平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递交了举报信,指责罗一鸣采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依法应予撤销。

  尽管罗一鸣已完成工商变更,神州永丰等还是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要选举范洪岩以及其亲戚做董事和总经理等。并免去罗一鸣等人董事、监事职位。

  今年3月份,罗一鸣试图参与茂化实华临时股东大会,会议由范洪岩主持,也被拒绝。

  信任

  2014年,刘军入狱第9年,委托朋友钟俊在北京举行发布会,公开举报二姐刘华,称刘华嫌强占“泰跃系”资产、操纵股价、内幕交易及职务侵占,刘华当时是茂化实华董事长。这拉开了刘军一系列宫斗大幕。

  不过,宫斗一开始,刘军一方占尽劣势。

  2014年11月18日,北京泰跃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向茂化实华董事会提交了召开2014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的提案,拟请各股东审议《关于免去刘华女士董事职务的议案》,两天后,茂化实华董事会复函泰跃公司,将刘霞推到了前台:“泰跃公司董事会原由三名董事构成,分别为刘汉元,刘军和刘霞,董事长为刘汉元。鉴于刘汉元于2013年10月病逝,刘军不符合公司法规定的董事任职资格,刘霞为公司唯一合法拥有董事资格行使董事职权的董事。”刘霞是刘军的另一个姐姐。

  刘霞向茂化实华董事会书提交书面声明:泰跃公司董事会和/或股东会从未就“免去刘华女士董事、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以及为此要求贵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及临时董事会”的提案进行审议和表决,更未形成任何相关决议。“本人作为泰跃公司股东会授权的代行泰跃公司董事长职权的董事,对该等函件亦未予以签发,鉴于此,对于上述函件本人及泰跃公司董事会毫不知情,亦不予以认可。”

  茂化实华董事会向泰跃公司表示,“不能依据贵司的上述函件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和临时董事会审议贵司提出的相关议案”。

  2015年10月19日上午,背景泰跃授权代表钟俊与黄继伟来到茂化实华,再次递交了召集临时股东大会的提案。不过这次临时提案也没有什么结果,尽管占了茂化实华总股本29.5%,北京泰跃并不牢牢掌握在刘军手中,刘华一方总能找到程序上的问题。

  按照刘军一方的说法,刘华在刘军出事后,参与处理其公司的善后事宜,利用大姐刘霞和父亲刘汉元在部分公司的挂名,顺利地控制了公章、营业执照和法定代表人,从而开始盗卖、转移泰跃系资产,掏空泰跃集团。

  为了显示生活困难,范洪岩当时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刘华一方断了他们生活来源,子女学费都成了问题,谈话的主要内容是指责刘华如何控制并侵占上市公司利益。范洪岩长期在美国陪孩子读书,为了和刘华夺权,从美国返回国内,后来还在读书的儿子刘汕也当选为董事。

  2016年刘华主动退出董事会,交出了大权。为刘军忙前忙后的钟俊当选为董事长,钟俊曾长期任职于广西林业厅,2014年3月在副调研员岗位上退休。后来钟俊又退位给范洪岩。

  当时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刘华,她始终没有回应纠纷。从钟俊一方叙述看,刘军和刘华关系从出售景谷林业股权时产生了裂隙,刘华一直对外声称刘军在监狱里关傻了,被外人利用。刘军则认为刘华一直阻止他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刘军和罗一鸣之间,同样也存在信任问题。

  按照罗一鸣的说法,当刘军没有获得减刑,他就不怎么信任罗一鸣了,刘军对一个人信任时就会全部信任,不信任时就完全不信任。刘军对罗一鸣其实还有一些承诺,后来刘军也闭口不提。刘军对她态度转变的另外一个原因,是认为她与刘华联手。

  刘军1966年8月1日出生,第一份职业是推销员,曾推销的产品有百货、医药、化妆品等。1993年,刘军开始下海,和同学一起凑了租金,将中国人民大学对面的空地租下来,盖成写字楼,以北赚了一笔钱。1995年7月,投资成立了北京泰跃房,泰跃系从此开始起步。除了茂化实华,还控股湖北金环(000615)、ST景谷(600265)、凯马B等上市公司。2006年,因牵涉北京市海淀区原区长周良洛受贿案,刘军入狱。

  刘军在狱中时间颇久,和外界交流不便,常常猜测有人要占有他的资产,为占有其资产,不但不为其争取减刑,还想让他继续待在监狱中。

  出狱后,刘军还有不少事要做。刘军起诉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请求撤销神州永丰和北京泰跃工商变更登记等事项的四起行政诉讼案件,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一审裁定驳回起诉, 刘军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也就是说按照现状,他还有位置不保的隐忧。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2021 重闻财经 版权所有